周琦郭艾伦所要挑战的是CBA联赛的规则 成为“博斯曼”

  

  09月02日讯?据体育大生意报道,记者付政浩撰文,周琦郭艾伦所要挑战的是CBA联赛的规则,成为“博斯曼”。

  在中国男篮因为2019年世界杯成绩不佳导致缺席东京奥运会后,中国男篮如果再无缘巴黎奥运会,这将是中国男篮历史上最尴尬的耻辱和史无前例的危机。届时可能会引发整个中国篮球一连串的负面连锁反应,甚至危及中国篮球来之不易的改革局面。面对这种潜在的风险,业内均希望周琦、郭艾伦能够在接下来这个赛季中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最起码不要无球可打。国家队和联赛唇齿相依,如果中国男篮连续无缘奥运会,那么CBA的商业价值很可能也会被殃及。

  多说一句,周琦在2019年世界杯上表现低迷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在2019年年初从NBA回国后连续几个月都无比赛可打,自然难以保持竞技状态。面对这种前车之鉴,各方自然希望郭艾伦、周琦今年能否妥善解决自己在CBA联赛的去留问题。据了解,周琦回归CBA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郭艾伦能否与辽宁男篮、辽宁省体育局达成妥善也是未知之数,沟通暂无进展。

  多年来,中国职业体育联赛屡遭诟病的一点就是联赛人才缺乏流动性。好在近几年,随着CBA稳步推进工资帽策略,CBA球员的转会积极性和人才流动性有一定程度的提高,甚至连王哲林这种正值当打之年的联赛MVP都在各方友好协商下成功转会,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但与此同时,还是有不少球员认为,现行的CBA球员合同管理办法仍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球员在合同到期后的自由转会意愿。

  无论是去年与新疆男篮不欢而散的周琦还是今年通过新华社公开提出转会申请的郭艾伦,都是在合同结束后希望能自由转会,但两人的母队均按照CBA规定对两人进行了D类合同(顶薪合同)报价,这也让两家俱乐部均拥有球员的D类合同优先续约权。即,这两人只要想在CBA打球,就只能与母队续约,或者有第三方球队通过交易得到优先续约权。明明合同到期,球员却只能与母队顶薪续约,这让很多习惯看NBA转会的球迷颇为疑惑不解,但CBA当前的人才培养机制决定了其暂时无法像NBA一样允许顶薪球员自由转会。

  从某种意义上,周琦和郭艾伦谋求自由转会,所要面对和挑战的不仅是各自的母队,而是CBA联赛的规则。回想1990年,欧洲足球运动员博斯曼在合同到期后无法自由转会,于是愤而起诉至法院,最终历时五年成功推动欧足联修改规则,允许欧盟球员在合同到期后可以在欧盟成员国内部自由转会,这就是被载入史册的“博斯曼法案”。如今,相似的情形在CBA出现,周琦和郭艾伦能如愿以偿推动CBA明星合同到期后自由转会、甚至成为CBA版博斯曼吗?

  来源:

  

  09月02日讯?据体育大生意报道,记者付政浩撰文,周琦郭艾伦所要挑战的是CBA联赛的规则,成为“博斯曼”。

  在中国男篮因为2019年世界杯成绩不佳导致缺席东京奥运会后,中国男篮如果再无缘巴黎奥运会,这将是中国男篮历史上最尴尬的耻辱和史无前例的危机。届时可能会引发整个中国篮球一连串的负面连锁反应,甚至危及中国篮球来之不易的改革局面。面对这种潜在的风险,业内均希望周琦、郭艾伦能够在接下来这个赛季中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最起码不要无球可打。国家队和联赛唇齿相依,如果中国男篮连续无缘奥运会,那么CBA的商业价值很可能也会被殃及。

  多说一句,周琦在2019年世界杯上表现低迷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在2019年年初从NBA回国后连续几个月都无比赛可打,自然难以保持竞技状态。面对这种前车之鉴,各方自然希望郭艾伦、周琦今年能否妥善解决自己在CBA联赛的去留问题。据了解,周琦回归CBA只是理论上的可能,而郭艾伦能否与辽宁男篮、辽宁省体育局达成妥善也是未知之数,沟通暂无进展。

  多年来,中国职业体育联赛屡遭诟病的一点就是联赛人才缺乏流动性。好在近几年,随着CBA稳步推进工资帽策略,CBA球员的转会积极性和人才流动性有一定程度的提高,甚至连王哲林这种正值当打之年的联赛MVP都在各方友好协商下成功转会,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但与此同时,还是有不少球员认为,现行的CBA球员合同管理办法仍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球员在合同到期后的自由转会意愿。

  无论是去年与新疆男篮不欢而散的周琦还是今年通过新华社公开提出转会申请的郭艾伦,都是在合同结束后希望能自由转会,但两人的母队均按照CBA规定对两人进行了D类合同(顶薪合同)报价,这也让两家俱乐部均拥有球员的D类合同优先续约权。即,这两人只要想在CBA打球,就只能与母队续约,或者有第三方球队通过交易得到优先续约权。明明合同到期,球员却只能与母队顶薪续约,这让很多习惯看NBA转会的球迷颇为疑惑不解,但CBA当前的人才培养机制决定了其暂时无法像NBA一样允许顶薪球员自由转会。

  从某种意义上,周琦和郭艾伦谋求自由转会,所要面对和挑战的不仅是各自的母队,而是CBA联赛的规则。回想1990年,欧洲足球运动员博斯曼在合同到期后无法自由转会,于是愤而起诉至法院,最终历时五年成功推动欧足联修改规则,允许欧盟球员在合同到期后可以在欧盟成员国内部自由转会,这就是被载入史册的“博斯曼法案”。如今,相似的情形在CBA出现,周琦和郭艾伦能如愿以偿推动CBA明星合同到期后自由转会、甚至成为CBA版博斯曼吗?

  来源: